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立即博国际

时间:2020-02-19 11:34:20 作者:捕鱼修仙系统 浏览量:55963

备用网址😊【8ag8.vip】立即博国际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,见下图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,见下图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,如下图

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

如下图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,如下图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,见图

立即博国际别诗别诗别诗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立即博国际别诗

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。

别诗

1.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2.别诗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3.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。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

4.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。

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。立即博国际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最近拉新平台

别诗

新金沙大赌场网址

别诗....

ag旗舰厅下载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....

ag赌博论坛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....

ag电子竞技

别诗....

相关资讯
乐游平台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....

蓝盾真人在线

别诗

作者:汉无名氏年代:汉

有鸟西南飞,熠熠似苍鹰。朝发天北隅,暮闻日南陵。欲寄一言去,托之笺彩缯。因风附轻翼,以遗心蕴蒸。鸟辞路悠长,羽翼不能胜。意欲从鸟逝,驽马不可乘。晨风鸣北林,熠耀东南飞。愿言所相思,日暮不垂帷。明月照高楼,想见余光辉。玄鸟夜过庭,仿佛能复飞。褰裳路踟蹰,彷徨不能归。浮云日千里,安知我心悲。思得琼树枝,以解长渴饥。童童孤生柳,寄根河水泥。连翩游客子,于冬服凉衣。去家千余里,一身常渴饥。寒夜立清庭,仰瞻天汉湄。寒风吹我骨,严霜切我肌。忧心常惨戚,晨风为我悲。瑶光游何速,行愿去何迟。仰视云间星,忽若割长帷。低头还自怜,盛年行已衰。依依恋明世,怆怆难久怀。

【注释】:《别诗》相传为苏武和李陵相赠答的五言诗,但据考证不是,真正作者已不可考,产生时期大致都在东汉末年。这些诗大都写朋友、夫妇、兄弟之间的离别,故总题为《别诗》。组诗其一:“有鸟西南飞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怀人的诗,作者身在北方,所思在南方,大意说要托飞鸟寄书,鸟辞不能,恨不得随鸟同飞。表示心不忘南去,希望有所依附以实现这个愿望,但是终不可得。【注解】:熠熠:光明貌。在这句里形容鸟羽反映日光。日南:汉郡名,是当时中国的最南部。以上二句以“日南”和“天北”相对,言彼鸟飞行之远与速。日南虽是地名,并不一定表示诗中人物所在的地方。笺:书启。彩缯:绢帛之类,古人在绢帛上写书信。蕴蒸:指心里积蓄的思想感情。乘:驾车。以上二句是说南去的心不可遏止,乘马都嫌其缓慢,恨不能附飞鸟而去。组诗其二:“晨风鸣北林……”【简析】:这一首是游子日暮怀归的诗。诗中以晨风、玄鸟、浮云的远飞和作者自己的踟蹰衢路、彷徨不归相对照。【注解】:北林:林名。首句本《诗经·晨风》:“(左鳥右穴)彼晨风,郁彼北林。”熠耀:一作“熠熠”,义同。余光辉:以上二句是说自己所在的高楼为月光所照,因而想到月光所照的不只是这高楼(这时所想念的故乡也同在这月光之下)。仿佛:见而不明。褰裳:欲行。踟蹰:欲行又止,这样就是下句所说的“彷徨”。琼:美玉。玉树是传说中仙山上的树。末二句是说欲得仙树疗治忧愁,和《录别诗》中另一首“愿得萱草(忘忧草)枝,以解饥渴情”意思相同。组诗其三:“童童孤生柳……”【简析】:本篇是游子自伤的诗。一伤漂泊,二伤饥寒,三伤衰老。【注解】:童童:秃貌。连翩:鸟飞貌,在这里用来形容游子的漂泊。天汉:银河。湄:水草相交之处,就是岸边。瑶光:星名,即北斗杓第七星。又名“摇光”。古人看斗星所指的方位辨别节令。游:言所指方位改变。这句是说时间过得快。行愿去何迟:这句不可解。“行愿”二字疑有误。“去何”,一作“支荷”。忽:速貌。长帷:指云。言云的形状如帷幕。浮云飞得很快,且飞且散开,这时云间的星看起来正象向浮云相反的方向急飞,又象星把云块划开了。行:将也。明世:政治清明的时代。怆怆:悲伤。....
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