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AD联系:507867812

辰东捕鱼

时间:2020-02-23 19:04:23 作者:菠菜卡发 浏览量:66758

永久网址😊【8ag8.vip】 辰东捕鱼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,见下图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,见下图

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,如下图

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如下图

菩萨蛮,如下图

菩萨蛮菩萨蛮,见图

辰东捕鱼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

菩萨蛮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。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辰东捕鱼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。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1.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2.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。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3.菩萨蛮。

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4.菩萨蛮。

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菩萨蛮菩萨蛮菩萨蛮。辰东捕鱼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明发平台注册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

新东方国际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....

趣游捕鱼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....

捕鱼有赢的么

菩萨蛮....

皇爵平台注册

菩萨蛮

作者:舒亶年代:北宋体裁:词

画船搥鼓催君去,高楼把酒留君住。去住若为情,西江潮欲平。 江潮容易得,只是人南北。今日此樽空,知君何日同?

【注释】 ①若为情:何以为情,难为情。 【评解】 这是一首留别与怀人之作。上片写送别时的情景。临别依依,行者与送行者,相互留恋,却终于分离。下片写别后的怀念。“知君何日同”,表现出难言的相思之情。 【集评】 《艇斋诗话》:舒信道亦工小词,如云:“画船搥鼓催君去”云云,亦甚有思致。 《碧鸡漫志》:舒信道、李元膺,思致研密,要是波澜小。 《听秋声馆词话》:舒亶与苏门四学士同时,词亦不减秦、黄。 《词苑丛谈》:舒亶与李定,同陷东坡于罪者。尝作《菩萨蛮》词、王阮亭极赏北。尝曰:“此等语乃出渠辈之手,岂不可惜。”....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